当前位置:首页 >> 今夕开滦 >>开滦史话

北洋舰队与开平矿务局的煤质之争
更新时间:2023-08-07 点击数:359

李鸿章主持创建的北洋舰队是洋务运动的重中之重,他在其中倾注了大量的心血。北洋舰队与开平矿务局本属同宗,自从开平矿务局正式产煤,北洋舰队就成了开平的大客户,开平矿务局是北洋舰队的主要能源供应商。令人不解的是,本应是紧密合作的关系,二者却争吵不断,北洋舰队认为开平矿务局把质量差的末煤供应给他们,他们对此很有意见,好多时候还需要李鸿章出面协调。更有甚者,北洋舰队竟然把甲午海战失败的罪名扣在了开平矿务局的头上。真相又是什么呢?

因日本侵略台湾的刺激,1875年5月,清政府将南北洋的海防明令分别交给南北洋大臣督办。北洋以大沽、天津为枢纽,作为拱卫京津的战略要地,可称之为京津的门户。由于两次鸦片战争及以后的历次战争中,敌舰全部由大沽登陆,然后向北京进犯。大沽的战略地位自然受到李鸿章的重视,作为重点经营之地。

1876年至1879年,从英国订购的炮艇陆续驶回大沽,到1880年,北洋拥有各类舰船25艘,北洋水师已经初具规模。出于防备京师和就近维修等多重角度考虑,李鸿章奏请光绪皇帝批准,开始在大沽营造船坞,这里成为中国最早的船舶建造维修厂、重要的军火基地。大沽的地理位置虽然优越,便于就近指挥,但大沽有其面积狭窄、深度不足等先天性缺陷,李鸿章不得不另选适宜地点。经德璀琳多方探寻,最终又选定旅顺和威海两个军港,在德璀琳女婿汉纳根的营建之下,防御工事渐成规模,1887年,所有的炮台建设工程已经完工。

与之相对应的是,1876年11月,唐廷枢到永平府滦州开平镇勘察煤铁矿。1878年7月24日,成立开平矿务局并钻井勘探,次年2月,正式凿井。到1881年底,开平矿务局开始出煤,开平煤对于北洋舰队无疑是雪中送炭,正好解决了能源供应问题。

早在1884年,北洋舰队与开平矿务局之间就开始有了“纠纷”。通过招商局 “利运”号运到旅顺的337吨煤,经过核查,竟然少了10吨多。丁汝昌于1884年12月21日给海防支应局委员朱福荣写信协调此事,由于当时已经封冻,次年招商局“普济”号将所欠煤补齐,丁汝昌于1885年4月19日再次给朱福荣写信说明。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起,这次缺斤少两事件应该与开平矿务局无关,但牵扯开平矿务局、海防支应局、招商局、北洋舰队四个系统,已经显露出了北洋舰队煤炭供应责任不清的问题。

从丁汝昌的信件底稿中不难发现,当时,开平的煤从井下提升到地面后,经过唐胥铁路运到胥各庄,转至40吨运煤剥船经运煤河至芦台,为了防止运输过程中损伤,在码头将煤分装50公斤麻袋之中,支应局租用招商局的轮船,经大沽口入海,分运大沽、旅顺、威海各军港,以供北洋舰队船只使用,每年的用煤量在15000吨上下。对于开平供应的煤,丁汝昌时常不满意。他称“煤质太碎烂,出烟过重,有时前后船艘竟为遮护驶行,难归一律,且操练时,督船所挂旗号,各船因认视不清,行阵多致舛误”。丁汝昌认为,这种煤使用过多,还会损及锅炉,缩短军舰的使用寿命。如果丁汝昌所言属实,碎煤问题已经相当严重了,平时训练还算勉强,真要打起仗来,不误事才不正常,难怪丁汝昌把状告到了李鸿章衙门。要求李鸿章饬开平矿务局、招商局妥为议定,以后专供真正五槽大块煤,认真选择运往,不得掺杂,还要求大沽船坞认真验收,不能迁就。

丁汝昌意识到了开平煤质存在缺陷,他建议从英国、澳大利亚等进口松白无烟煤,三个军港各储存一万吨,以备战时之用。由于北洋经费不足,购买松白无烟煤的计划被李鸿章无情地驳回了。

北洋舰队作为开平矿务局重要客户,肯定供应唐山矿所产的五槽煤——开平质量最好的煤。开平所产五槽煤质量虽好,但存在一定的缺陷,其质地松软,由于运路不畅,转运环节多,对于煤炭这种粗笨大宗货物,极易在运输过程中由块煤变成末煤。煤一旦变成末煤,燃烧时间、火力、出烟量都将发生变化,丁汝昌不知原委,自然而然地认为是开平以次充好。

对于丁汝昌的诉求,1888年4月,唐廷枢做出了反应。他认为水师至关重要,不能稍涉疏忽自误生意,更不敢假借蒙混,有误军需,上负栽培,对于夹带劣质煤的问题,肯定是不存在。唐廷枢着手制定出台了鼓励政策,对于多出块煤的工人予以适当的奖励;要求运往水师各自的煤必须加意选择,做到块多末少。唐廷枢还提出了另一个更加周全的解决方案,即煤砖。这是将煤末和一种煤油,烧结在一起而成的人造“块煤”,其粘结强度要高于五槽煤,用唐廷枢的话说“其质既整,烟亦较轻”,曾经呈请兵船试用,1887年在新河码头存有若干,请丁汝昌试用。李鸿章的意思也是要求丁汝昌试用,视使用效果再做决定。丁汝昌也积极谋求解决办法。

1888年8月,唐廷枢与服役于北洋水师的英国军官琅威理进行了当面沟通。据琅威理称,经过试验煤砖合用,但煤烟比大块煤大、比末煤小,还要进一步试验观察,如果全部使用煤砖,需要向英国订购机器,并购买原料油,所制煤砖,质地结实少烟,但成本也将上升,这需要综合考察。1888 年,丁汝昌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,请示支应局,水师所有用煤,由北洋到塘沽认领,以减少中间环节、避免周折伤煤、降低运费支出。对于这种争论,李鸿章的解决方案是,购买设备生产煤砖,势必增加成本,合用与否尚待验证,不如着力提高五槽产量,专供水师块煤。 

就在这次争论之前的1887年,林西 矿已经开始凿井建设。林西矿在唐山矿东50里,其煤埋藏浅,煤质堪比五槽煤。林西矿的投入,块大好煤的产量将大幅提升。唐廷枢认为,过去转运煤炭,使用开平自置小轮船三艘,每吨水脚银七钱,现仅存两艘,每船装煤仅200吨,每月只能行走一次,若雇用民船每吨水脚合一两,曾经雇用招商局轮船,每吨水脚更达1.5两,还不容易雇到船,支应局不能保证给予适当补贴。面对船难雇,水脚贵,唐廷枢的计划是自置一艘装煤600吨的轮船,约需五万两,支应局在购煤项下先借款,在未来的煤款中扣还。这艘船专门用来转运水师用煤,这样可以保证五槽块煤的完整。李鸿章觉得此事可行,这才有了后来的“北平”号,开平矿务局运煤船队也慢慢建成了。

然而,事情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。到了1894年7月30日,丁汝昌给开平矿务局总办张翼的信中,再次提到“煤屑散碎,烟重灰多,难壮汽力,兼碍锅炉”。8月24日,丁汝昌复信张翼,还是煤的问题,从信的内容看,煤质仍然存在问题。9月12日,丁汝昌再次写信给张翼,称“阁下虽经三令五申,而远在津门,因其事私相蒙混,发碎报块,恐足下亦未及周知。”此时距黄海海战仅5天时间,试想丁汝昌作为北洋舰队总司令,不得不因煤的问题低三下四,反复沟通,最终还是没有一个满意的结果,只能责怪张翼的手下办事不利。10月19日,丁汝昌再次致信张翼,短短的二百多字,也涉及煤的问题,充满感谢之语,此时距丁汝昌自杀身亡还不到四个月的时间。

时至今日,通过不断披露的更多史料,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,从1861年成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,到1895年甲午兵败,30多年的时间里,洋务运动没有统一思想,没有长远规划,更缺乏整体布局,大多数时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没有改革的决心,缺乏改革的动力,中央衰落、清流牵制、门户纷争,致使洋务运动举步维艰,无论是开平矿务局、北洋舰队,还是李鸿章,他们少有权力,更多的是责任,一摊子事给了你,你就全权负责,后勤保障无从谈起,比如北洋舰队需要自己去找煤、找炮弹,唐廷枢需要自己筹集资金、解决运路、培养人才等等,这种例子不胜枚举,难怪权倾朝野的李鸿章也只能无奈的以裱糊匠自嘲。

(文/蔡建忠)


版权所有: 开滦国家矿山公园 Copyright ? 2007-2010 All Rights Reserved
地 址:河北省唐山市新华东道54号(开滦唐山矿业公司) 电 话:0315---3024885 地址: